江门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江南】悬壶(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49:24 编辑:笔名
湖桥镇有两家医馆,一家是济生堂,一家是回春堂。
济生堂座落在镇街南头,大门朝东,门楼阔大,飞檐高挑,四角雕有玄武、朱雀、青龙、白虎,威威势势,气度非凡。门楼下一方匾额,上书“济生堂”三字,系晚清翰林赵东阶的手笔,朴拙刚劲,颇有汉魏遗风。太阳初升,照上黑底烫金的匾额,便有熠熠辉光晃人眼睛。
济生堂前后两进,前院正房五间,中间堂屋用来坐诊行医,左边两间置放药柜,右手两间摆放两张柴床,三五条板凳,供候诊的病人躺坐歇息。后院一家老小居住,也用来存放草药原料、制作丸散成药。
济生堂坐堂的是袁牧音。袁牧音的父亲是晚清举人,在豫西灵宝当过一任县承。虽是从七品的官家身份,可老先生却无心仕途,痴迷于歧黄之术,苦心钻研《难经》、《内经》,被上司参了一本,便弃官为民,卷铺盖回到湖桥镇,开起了济生堂。
袁牧音 6岁上已是远近闻名的一方名医。没有病人时,袁牧音靠在罗圈椅上,或闭目养神,或翻看线装医书,偶尔也和伙计二贵说些家长里短的闲话。湖桥镇没人见袁牧音的眼真正睁过,微微眯着,只留一条精光四射细缝。有人进了济生堂,袁牧音方才抬起眼皮,淡淡一声发问:瞧病?
袁牧音诊病与常人不同,不看病人脸色变化,也不闻体味是否异常,更不问病情病状。望、闻、问三字他免,只用一个切字。病人坐下以后,胳膊在棉枕放好,他才缓缓伸出中指,搭上高骨内侧关脉,然后食指按关前寸脉,无名指按关后尺脉,三指平齐,头微微扬起,老僧入定一般。大约一袋烟工夫,袁牧音把三指拿开,用生白布揩了,从青花笔筒里抽出狼毫,饱蘸墨汁,略一沉思,运笔如飞,一纸药方一挥而就,交与一旁静候的伙计二贵。不熟悉袁牧音诊病习惯的病人,一进门喋喋不休,这里疼了,那里痒了,及以往的诊治过程。袁牧音抬头瞪他一眼,说,如看病你就留下,再莫多说一字。不想看,尽可以另请高明!
沿镇街往北里许是李逸芳的回春堂。回春堂座东朝西,三间青堂瓦屋,外墙拿灰浆罩过,倒也显得干净清爽。门口一棵青皮梧桐,碗口粗细,树干三丈有余,枝丫虬苒,伞盖般遮出半亩阴凉。家有梧桐树,召得金凤凰。这棵梧桐树,的确为回春堂带来不少福运。李逸芳世代医传,从曾祖始,已整整历经四代。既是名医之后,李逸芳的医术当然也很了得。
两家医馆一南一北,各把一方,镇子北部的人多到李逸芳的回春堂诊病,南部的人多到袁牧音的济生堂看病,取个就近避远的意思。
常言说,一山不容二虎。又说,同行是冤家。两家医馆虽在同一条街上,倒也井水河水两不犯,相安无事。逢年过节,袁牧音带上孩子,拎些时鲜水果,再到杂贷铺封两匣点心,到李逸芳家走动。李逸芳来而有往,也常带些蜜饯、桃酥、猫耳朵到袁家回访。这都是面子上的事。济生堂的碧砂丹闯出名气以后,病人大都挤到济生堂来找袁牧音,回春堂的生意渐渐冷落下来。李逸芳心里疙疙瘩瘩的不好受,你袁牧音不就是靠碧砂丹闯出了名气吗?你能制成碧砂丹,难道我李逸芳就不能了?

回春堂与济生堂的嫌隙虽然不深,却也不是没有。该来的还是要来。
民国12年春,草长莺飞,万木葱笼,湖桥镇正逢大集,李逸芳突然提出要和袁牧音比试悬丝诊脉。
事情由绸缎庄掌柜马富贵而起。马掌柜患有偏头疼已五年有余,起先在回春堂李逸芳那里诊治,吃过三五副药,病状已然减轻,与好人无异。可不上三两个月,偏头疼却又重犯,一直除不了根。马掌柜便到济生堂去碰运气。袁牧音为他把脉之后,一边开药方,一边告诉马掌柜,先生这是颈椎错位,加之里面积下湿寒,拔祛毒湿,自然也就无事了。这样吧,你先按我的方子吃上三副药看看,好了,是你马掌柜的福气,如不见轻,只好请先生另就高明。
马掌柜按袁牧音的方子如法服用,三副药下去,偏头疼已然根去病除,三五个月没有再犯。兴奋之余,马掌柜逢人便说,还是济生堂的袁大夫识得病因,多年沉疴,竟然药到病除。话传到李逸芳那里就变了味儿,竟成了“袁大夫和李大夫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李先儿治不好的病,袁先儿却能手到病除。”
李逸芳哪里受得了这个!医家失手,没识透病情是常有的事,大家都是同行,你袁牧音拿马掌柜的病来做文章,就显得太不仗义了!传扬出去,回春堂的生意还做不做了?李逸芳在自家医馆踱过几个来回,断然决定,要和袁牧音真刀真枪的比试一番,为了面子,也为了回春堂的生存大计。于是,便在桌旁坐下,掂笔给袁牧音写了一副贴子,约定时间,地点,当众较计医术。
比什么?中医最难的悬丝诊脉。
悬丝诊脉一般用于达官显贵的富有之家,千金 或不愿抛头露面的年少太太,避免和大夫肌肤相接,病人躺在帐子里面,大夫把一根丝线递进去,系于病者手腕。大夫牵了丝线一头,把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搭于丝线上,脉搏的微弱博动传导到丝线上,震动大夫手指,借此判断病因、病情、病灶。
主持悬丝诊脉的是湖桥镇德高望重的族长九爷,地点选在镇上祠堂。袁牧音本不想参加这样的比试,两虎相斗必有一伤,伤到谁都不是什么好事。无奈九爷三番五次派人来催,再要不去,就说不过去了。袁牧音到时,九爷一干人早在那里候着,都是镇上有些头脸的人物,香云茶庄掌柜李道生,绸缎庄掌柜马富贵,垫馆先生天雄等,满满荡荡坐了一屋,捧着茶杯喝茶聊天。见了袁牧音,九爷率先起身,朝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李逸芳先到,九爷便让他率先上场。只见李逸芳气定神闲,成竹在胸,把一条细如游丝的丝线一端递进里屋,一端自己握了,在窗口八仙桌前坐好,三指蜷起,搭上丝线。片刻工夫,李逸芳睁开眼睛,微微一笑,铺开方笺,开出一剂药方。说,此病系心怀难解之结,一时气淤塞胸所致。按我的方子吃上三副,自然药到病除。九爷把头点了三点,手抚长髯颌首一笑。李逸芳知道已经过关,得意之色溢于言表,退于一旁喝茶。
袁牧音用的是一根家纺棉线,粗细不匀,还有两三个显眼的小疙瘩。悬丝诊脉的讲究处就在丝线上,既要粗细均匀,扯拉张驰得当,病人传达出来的信息才会准确无误。而袁牧音竟用普通棉线!这就先声夺人,胜了李逸芳一筹。他和平时诊病一样,眼睑微微下垂,眼眼睛下方那条细缝,透出一线凛厉寒光。他把棉线一头交与九爷,让按男左女右缚于患者腕上。待九爷从里屋出来,示意可以开始。袁牧音把中指先搭上去,面上微现诧异之色,但他还是相继把食指和无名指也搭上棉线。片刻,袁牧音扯断棉线,霍然起身,愤然拂袖而去。人们还在愣怔时,袁牧音已经走出祠堂,苍发被寒风掀起,在春风里一舞一舞地飘动。九爷这才说出事情原委:李逸芳所诊病人是街梢上死去妻子的二牛。准。而袁牧音,九爷却把棉线系在椅子腿上。九爷叹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袁牧音搭上中指似乎已有觉察,再搭食指无名指,已知道怎么回事了,此人医术如此之高,实是难得呀。他转问李逸芳,你做得到吗?李逸芳早已汗流如注,揩抹着汗水老实承认:我做不到。

碧砂丹系袁牧音祖传秘方所制,后经袁牧音多次修改配伍,成为济生堂镇馆之宝。
碧砂丹外观呈绿色,却又并非纯绿,绿中透黄,黄中泛绿。掰开以后,瓤里微红,能抽出尺把长的丝状物,微苦中透着甘甜,甘甜中却又显涩滞粗砺。碧砂丹多用于低烧不退,瘟病感染,肺炎、肺痨等沉年疾疴,不到万不得已,袁牧音极少使用。每次开出两丸,一丸和黄酒内服,一丸捣碎调成糊状,取柿叶两片,贴于脚心和太阳穴。说来也怪,碧砂丹服下、贴好,先有一股热气从脚底升腾,渐至小腹、肚脐,过七经八脉,直贯脑顶。患者出过通身大汗,病先自轻了三分。
其实,碧砂丹用料并无特别之处,不外青叶、冬凌草、大黄、石膏等十几味常用药,切碎,碾磨,再用蜂蜜熬织,团成杏子般大小,外用蜂腊封了。
李逸芳多方打听到配方以及制作方法,如法泡制,制成了碧砂丹。外部形态和味感与济生堂碧砂丹并无丝毫差别,可药效只及济生堂的六成。业内同行问过袁牧音:同为碧砂丹,取用同种原料,效果为何有这么大的差别?袁牧音笑笑说,一娘生九子,九子各不同,有成龙成凤,为官为宦,也有窝在河沟里当泥鳅的。再有,桔生淮南为橘,生淮北则为枳。对方又问,是回春堂的方子不对?还是泡制方法不同?袁牧音说,都对。我听人说起过回春堂的泡制工序,下料比例,以及火候掌控,与济生堂无二。
那,为什么……
袁牧音又是一笑,丢下同行忙自己的事去了。
直到民国21年,湖桥镇一带大面积爆发瘟疫,袁牧音才把碧砂丹核心秘密公开。一层窗户纸捅破,同行以手加额,大呼一声:啊!是这么回事!
原来,湖桥镇南去 8里,有座大阳山,高约600余丈。大阳山是座乱石山,土层薄,种不得庄稼,生不得树木,野草也十分罕见,却生一种叫做荆的植物,漫山遍野,随处可见。逢春深五月,荆便开出周身蓝紫色花朵,米粒般大小,倒也十分耐看。可荆的花叶却有一种古怪气味,初闻时奇苦无比,从鼻孔吸入,深达五脏六腑,再去回味,却有幽香返窜出来。荆花花期长,从五月初吐芯含苞,一直开到深秋十月。早开的榭了,新芯又从枝条间源源不断喷吐出来,大阳山便被微苦还香的气味笼罩。
每年到了深秋,袁牧音都要上大阳山一趟,多则十日八日,少则三五天。回来时雇头毛驴,驮回两桶密封的东西,置于后堂隐蔽之处。待泡制碧砂丹时,才拆去木桶封口,桶里是百金难求的荆花蜜,也是碧砂丹的秘密所在。
大阳山顶有个放蜂的老汉,姓冯,养了三十箱蜜蜂,专采荆花蜜。因是世家出身,懂得医理,自然知道荆花蜜弥足珍贵。封箱时节,带上全年所得,西出潼关,卖与西安商家,价钱自然不菲。
秘制碧砂丹之始,袁牧音便上了一趟大阳山,找到冯老汉,提出收购他的荆花蜜。冯老汉也不客气,说,可以,卖给你袁先生是卖,卖往西安也是卖,可你知道荆花蜜的价钱吗?袁牧音说,当然知道,你卖给西安啥价,我也给你啥价,还省去你车马劳顿,脚力盘缠。冯老汉点头答应之后,袁牧音又说,我也有个不情之请,那就是你的荆花蜜我全收,再不许卖与别的医家,这是一;其二,老人家也不要对人提起荆花蜜卖与何乡何人。
碧砂丹名气渐渐传至密新、义巩、郑新,方园八县病者蜂涌而至,求用者日益增多,冯老汉全年所采之蜜也只够半年使用。袁牧音拿出所有积蓄,又找绸缎庄马富贵借了上千大洋,购买四十箱蜂交与王树仁,带他上了大阳山。
王树仁是袁牧音的远房表亲,按辈份喊袁牧音为叔。王树仁家境贫寒,40岁上尚未娶亲,鳏寡孤独,凄苦无依。袁牧音让他放蜂也是照顾他的意思。袁牧音说得很清楚,每年按所采蜂蜜数量付酬,多则多付,少则少付。意思是让他养个三两年蜂,攒下些积蓄娶房媳妇,安安稳稳过日子。
袁牧音和王树仁先去见了冯老汉。为人得讲仁义,不能让冯老汉心里不受用,闹出其它事来。他先说了荆花蜜难以为继的情状,又请冯老汉照顾他这个表侄。冯老汉也是豁达之人,懂事明理,就一口答应下来,带着袁牧音和王树仁在大阳山转了一圈,尔后朝西边一个山头一指说,蜂箱就放在那里吧,那里朝阳,荆花开得旺盛,我原说要搬过去的,可腿脚不灵就没动。
有了冯老汉和王树仁两处供应,荆花蜜已经够用,还略有剩余。袁牧音把剩余部分封存,用木桶装了,藏于地窖阴凉处,以备不时之需。

说话间到了民国21年,突然有一天,袁牧音放下生意,要到灵宝探望父亲的故交好友。临行前,他对伙计二贵说,此次出门,至少要耽搁三两个月,嘱咐他在家看好店门,帮着照顾家小。嘱咐罢,背上搭链上路。经过绸缎庄,马富贵叫住袁牧音,问他这是要去哪里。他说去灵宝走亲访友看故旧。马富贵又问他要去多长时间。袁牧音说三两个月的样子。马富贵嘿嘿笑了,说,袁先生此去不会这么简单吧,是否要让些生意给回春堂?袁牧音连说,哪里,哪里。
自悬丝诊脉之后,接着是碧砂丹名声雀起,镇上病人多不到回春堂去了,头疼脑热,小灾大病,一齐涌到济生堂。回春堂虽说不上门可罗雀,病人却已少得可怜。于是,袁牧音在门上贴出告示:每天只接诊8位病人。人们也怪,你不是只看8个人吗?好,我早早排队候着,抢个先总可以吧。后来者一看前面有了8人,走了,第二天再来。一来二去,候诊的人越来越早,竟有人半夜起身,四更到达,弄得袁牧音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是有意让生意给回春堂,想不到却弄巧成拙,成了这种局面!袁牧音这才以走亲访友为名关了生意,前往灵宝。
袁牧音去时,西安正爆发瘟疫。昨天人还好好的,到了第二天,却躺着起不了床,开始像流感症状,随之咳嗽腹泻,接着浑身出现肿块,现出脓包。疑似天花,却又不是天花。发病快,传染也快,今天死去一个,丧事还没办完,接着又死去一个,可谓家家带孝,坟堆遍地。人们携家带口逃离家园,往北进入内蒙古,往东进入河南,瘟疫渐渐传至灵宝境内。

共 8 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医者仁心,以医技普济众生,世人称之,便有悬壶济世之说。故事中济生堂的袁牧音,怀着一颗仁爱忠诚之心,悬壶济世于百姓,精湛的医术为患者迅速解除病痛,不由得让人心生敬仰,讴歌了医者一颗丹心挽救了患者性命的美好情操!但愿人世间多些像作者笔下这样的妙手神医把我国国粹中医中药运用得炉火纯青!悬壶,看到这个耳熟能详的标题时,细细品读故事内容,可见作者这篇文章真的花了很大功夫,材料典型,内容丰满,将一个传奇故事活灵活现的呈现给读者。而这一篇小说最大的特点,就是对于思维想象的拓展,一些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在作者的笔下,总是能写出一个相对让人信服的理由和情节发展来,让读者沉入其中,则是这篇小说的另外一个亮点。由此可见,作者对于情节驾驭的能力,是比较强的。欣赏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简单爱好】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0504001 】
1 楼 文友: 201 -06-02 1 :57:28 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江南烟雨,欣赏作者精致的文字,祝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 -06-02 14:00:48 悬壶,材料典型,内容丰满。这篇小说最大的特点,就是对于思维想象的拓展,一些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在作者的笔下,总是能写出一个相对让人信服的理由和情节发展来,让读者沉入其中,将一个传奇故事活灵活现的呈现给读者。
 楼 文友: 201 -06-02 15:12:09 精彩的故事,深厚的文学功底,让人叹为观止,问候李老师!
4 楼 文友: 201 -06-06 01:26:17 情节非常精彩生动,描写手法细腻,内容充实,欣赏佳作,顶一个,祝你生活愉快!宝宝眼睛有眼屎
脑中风痉挛性瘫痪的中药方
治疗脉管炎特效药
小孩子流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