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儒道至圣第1119章山谷家宴

发布时间:2019-11-20 22:51:13 编辑:笔名

儒道至圣 第1119章 山谷家宴

斧山的土壤与石头都是纯黑色的,一些地方甚至黑得发亮,让方运本能地联想到煤。

队伍选择在一处三面环山的山谷中停留,一部分人利用工家的力量在搭建基本的防御措施,就见有人身前浮现工家的鲁班尺,直接把坚硬的石头分割开,搭建成城墙,挡住谷口。

方运扫了一眼那些人,只有工家人,没有墨家人,显然血芒古地的宗法制不仅排斥法家,甚至也排斥墨家。

方运看了看那些鲁班尺,等过些日子有空,自己就制作一些简易的机关,就可凝聚鲁班尺。

不需要掌握工家的高深力量,在需要的时候起到一定的作用即可。

山谷之内,众人忙得热火朝天。

红色天空,黑色山谷,在方运看来是很怪异的环境,但对这些血芒古地的人来说,却普普通通。

方运继续坐在马车看书,不多时,云杰英笑着走过来,道:“堂兄,营帐搭建好了。我刚从家主伯父那里得到消息,说晚上要开宴会,进士和举人都要到场,商量一些事。”

“走,去看看营帐。”方运道。

“好。”云杰英跟着方运一起走到新搭建的营帐,方运很满意,然后与云杰英向山谷中央的大帐走去。

那里是家主云菏召开宴会的地方。

在门外的时候,方运看了一眼,里面的桌子是木板加石块搭建,就地取材,上面摆好了东西,但都是普通而且轻便的食物,没有太过奢侈的,最贵的也不过是腌制的牛肉羊肉,这让方运暗暗点头,觉得云菏不错。

两千余人吃喝所耗极多,一天光干粮就要吃四千多斤,正好是一辆双甲牛车的载重。

如果云菏为了享受。完全可以带许多贵重食品。但那需要耗费更多的甲牛车,过于浪费。

不多时,众人陆续进入大帐。

行军中不带桌椅,众人都坐在桌后的垫子上。

云菏坐在大帐最里面。而其余五个进士和云琥分列两侧,离云菏最近。再之后就是诸多举人,分成四排坐在大帐之中。

每个人的面前,都只有水。没有酒。

云菏举起杯子,面容慈祥。扫视众人,微笑道:“宴会简陋,不过是家宴。又在行军之中,老夫就不说抱歉了。来。老夫以水代酒,敬诸位一杯。”

所有人举起杯子

,喝光杯中的水。

等众人放下酒杯。云菏微笑道:“猎妖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更何况,现在我们已经在两族交战的前线,随时都会有妖族前来攻打。不过老夫已经调查清楚,此处两百里内,只有三个熊族部落,每个部落不超过两千,而这些熊族部落不可能倾巢而出,只要数量不超过一千,我们都可轻易防守,诸位不要担心。”

“我们自然信得过家主您!”一位举人道,众人附和点头。

云菏继续道:“猎妖是主,但按照老规矩,也不能一门心思傻猎妖。这斧山之中神物极多,龙纹米和血玉就不说了,听闻最近有人在斧山找到过光铁,还有人抓到了四角羚羊,这些,都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

听到光铁,方运也颇感惊奇,因为这种金属只听说在孔圣古地与妖界出产。

光铁的手感和一些特性与普通铁相似,最奇特的地方是,它会发出如太阳般的光芒,因此得名。

光铁是人族最急需的神物,因为光铁有一个特性,可以破除妖族圣位之下的所有力量!

哪怕是大妖王被含有光铁的箭矢击中,气血铠甲、妖煞、妖术等等一切的防护力量,都形同虚设,只能让血肉之躯硬抗光铁箭矢。

光铁箭矢都经过工家特制,完全可以刺破正常大妖王的身体,箭矢本身对大妖王的伤害可以忽略不计,但每一支光铁箭矢上都抹着足以威胁到大妖王的剧毒。

可惜,光铁箭矢不仅有光铁,也更需要其他神铁,再加上剧毒稀有,一支光铁箭的成本超过十万两白银,比举人文宝都贵。

但对人族来说,别是十万,哪怕是一千万两白银能毒到一头大妖王,人族也会不计成本全力以赴。

问题是,光铁箭矢所需神铁太稀有,花钱买不来。

若是血芒古地有光铁,圣院一定会有记载,可之前没有记载,说明血芒古地的人一直隐瞒,或者根本不愿意出售光铁给圣院。

血芒古地比圣元大陆更需要光铁,有了这种金属制成的箭矢,配合工家劲弩,哪怕只是几十个普通人操作,妖王也不敢靠近。

至于四角羚羊,说是羊,实则是一种介于野兽和妖之间的生灵,也叫灵兽,这种羊肉万金难求。

对妖族来说,四角羚羊是鸡肋,但对于人族来说,四角羚羊就是弱一些的生身果,无论身体那里有伤,不管伤多大,哪怕整条腿的肉被剔光,只要吃下足够的四角羚羊肉,就能完全恢复。

不过,四角羚羊只长肉不长骨头不长内脏,比生身果差一些。

四角羚羊还能壮阳延寿,只要任何食物有这两种能力,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卖出极高的价格。

听到光铁与四角羚羊,众人顿时情绪高涨,低声议论。

“龙纹米是珍贵,可总能发现,光铁更加稀有。”

“要是能得到半斤光铁,这辈子吃喝不愁了。”

等众人议论完,云菏微笑道:“到达此地后,我等先探一探熊妖部落的虚实,如果他们不敢进攻,那我们便派出一部分人前往斧山寻找神物,如果他们胆敢进攻,就杀到他们不敢为止!”

云菏苍老的面容浮现病态的血色,目光变得无比锋利。

一些好战的读书人的情绪被调动起来,纷纷支持家主。

云菏的老友康行知就坐在方运身边,这位老进士骂道:“干他娘的!”

附近的几个人无奈苦笑,显然都知道康行知的脾气。

方运也笑了笑,不少兵家读书人都这样,见怪不怪。

过了一会儿,云菏道:“我提前宣布一下驻守山谷的进士。云旦,聂丞,你们两人驻守山谷,我们外出,你们两人可有信心?”

众人一愣。

五个进士中,康行知与云菏是老友,方运自是不必多说,云奥是云菏的侄子,只有云旦与聂丞算是外人。

让两个外人守驻地,在别的时候是一种信任,但在可以上山寻宝的现在,几乎等于公开宣布不信任他们两人。

.(未完待续。)

男人癫痫中药治疗方法
贵阳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汕头妇科医院那个好
成都肛肠专科医院怎么样
济南nt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