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万古邪帝 第77章 佛前听经 悟之 (下)

发布时间:2019-11-08 18:37:34 编辑:笔名

万古邪帝 第77章 佛前听经 悟之 (下)

蛋,其实就是上古遗种。

所谓上古遗种,并非卵生蛋孵之人,他们都是上古时代,那些无上血脉的后裔,由于上古末期,灭世大劫降临,当世强者纷纷将后裔血脉用元棺封印,避免在大劫中陨落。

大劫之后,凡是存世的元棺,都被称为上古遗种,虽然他们都是无上血脉的后裔,可多少受到了大劫影响,血脉变得不再纯净,自身天赋或多或少发生了变化。

如今距上古亿万年之久,越早脱离元棺的上古遗种越强大,到如今都未脱离元棺的上古遗种,除了那些被刻意隐藏的,大部分天赋已经衰退到与常人无异的地步,是以仙风才会暗指邪天这个上古遗种,同之前十二个一样,都是废物。

当然,这个观点现在已经得到了纠正,从废物,变成了勉强算是颗好蛋。

疯老头的眉梢情不自禁地挑了挑,仙风见状有些好笑,道:“我勉强夸了一句,你不至于眉飞色舞吧?”

“眉毛痒!”疯老头丢下三个字,眼珠儿一转,有些期待地问道,“你能看出他身具何种血脉么?”

仙风摇摇头,指了指量天尺:“量天尺还未尽全功,我不好放出神念查探,不过此子体质平平,鲜血也无异味……要说奇特的地方,倒是悟性还算凑合。”

疯老头翻了翻白眼:“说明白点儿!”

“好吧。”仙风对疯老头的不学无术有些绝望,一边掰着手指,一边说道,“在悟性方面占优的血脉共有九种,排除体质、鲜血异味等因素,符合邪天的共有三种。”

“哪三种?”

“第一嘛,当然就是无上的三清道体了,”仙风笑了笑,给疯老头泼了盆冷水,“可惜他不是。”

疯老头皱眉:“废话,我当然知道!”

仙风点点头,又道:“第二,是十大灵体中的空冥青灵体,空冥青灵体悟性极佳,道宫之中便有一位,耗时十年,通读道宫道藏。”

疯老头有些不自信地吞了吞口水,小心问道:“邪天是,是不是?”

“不知道。”仙风果断摇头。

“喂喂喂,我都告诉过你了!”疯老头有些急,指着下面低吼道,“邪天三个时辰练成混世牛魔劲,比主上当时还强,修炼至今三个月不到,就已成就内气境一层,这……”

仙风冷冷一笑:“鬼风,莫不是在宛州呆久了,你脑袋不灵光了?且不说蛮力内气先天三境本就是基础中的基础,别忘了在中州,还有出生便是先天境的天才!”

“好好好,那第三种呢?”

“第三种,说与不说都一样。”仙风瞥了眼呆呆的疯老头,皱眉苦笑道,“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你说不说!”

仙风翻了翻白眼:“好,是你要我说的,这第三种,便是万象体。”

“听这名字,仿佛很牛逼?”疯老头双眼放光。

仙风理所当然地点头道:“当然牛逼,万象体过目不忘,悟性超绝,在中州,几乎每个万象体都会受到高度重视,每个世家都希望拥有一位万象体。”

“哈哈哈哈,邪天肯定是这个万象体!”

仙风怜悯地看着疯老头:“他们之所以要万象体,只是想给家族子弟找个好点的讲师,为这些年轻子弟剖析道经。”

疯老头一惊,愕然问道:“为何?”

“因为万象体即使修炼一辈子,也无法进入真正的修行境界,他们也只有讲师这点用处。”仙风想了想,笑道,“若邪天真是万象体,你现在就可以出手,将无尘山压扁了。”

疯老头沉默半晌,冷笑道:“你诓老子啥都不懂?老子还知道一种血脉和邪天类似,什么万象体,邪天肯定不是!”

“呵呵,随你了,反正不差一时。”仙风笑了笑,又道,“至于你说的那种血脉,九州大世界早已绝迹,不可能出现

。”

“如邪天是,你当如何?”

“今后他若遇死境,我保他一命。”

“切,有老子在,要你保他?”

“我打架打不过你,不代表就比你弱。”

“有种试试?”

“试试就试试!待我收了量天尺,再与你大战一千……”

“喂喂喂,开个玩笑而已,道果要紧,道果要紧!”

……

“对么?”见无尘沉默,邪天再次出声问道。

无尘眼皮微抬,看了眼血眸依旧的邪天,收拾经书起身离去。

“明日再给我读一卷吧。”

邪天不再看血佛,转而看向慈悲殿外的黑暗,与血佛相比,他更喜欢此时的黑暗。

是夜,汴梁城灯火通明。

因为失神落魄的许展堂,在许霸天的逼问下,终于说出了无尘寺发生的事情。

许霸天在日落之后,孤身一人进了皇宫,半个时辰后出宫。

一个时辰后,邪天被无尘大师废去修为、只剩六日性命的消息,传遍了汴梁城各大世家。

所以,汴梁城亮了起来。

最亮的地方有两处,刘家,皇宫。

刘家不仅灯火亮,声音也亮,家主刘晓举的狂笑响彻了小半个汴梁城,狂笑结束的第一时间,刘玉昌老板便疯了一般赶回落雨楼,还未跳下马车,他就仰起脑袋撕心裂肺地喊道:“落雨楼不落雨了!姑娘们,开始接客!”

汴梁皇宫御花园,灯火通明,却没有舞戏。

因为赵烨正在舞戏的苑池上,来回踱步。

老太监弓身站在角落,上身来回摇摆,忠心耿耿的他,无时无刻不将身体正面对着移动中的赵烨。

“大伴!立即去趟无尘寺,打探详……不!”赵烨才说半句,立刻否决了这个想法,“无尘大师晚课早已做完,此时不好打扰,明日晨钟之后,朕要第一时间确定此事!”

老太监躬身应道:“是,陛下。”

“没想到啊,没想到啊,无尘大师,您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赵烨手扶苑池边的兽头玉柱,眸中满是不掩的兴奋,邪天已成他心头的一根刺,在邪天问出那句攀龙附凤时,他就恨不得将邪天凌迟处死,可无尘大师四个字,让他打消了念头。

没有什么能比自己的寿命重要,赵烨不愿意因邪天恶了无尘大师,为自己将来的续命设置障碍,所以他不惜再丢一次颜面,让老太监送上那把精美的小刀。

小刀没有什么特殊功用,甚至连内气境高手的神兵都算不上,但赵烨心痛,心痛的不仅是自己的屈膝逢迎,更心痛那把小刀。

小刀很贵,他着实舍不得。

忽然,赵烨眸中的心疼再次加剧,他想到了一件事,立即喝道:“吩咐下去,明日一早只要证实了消息,立刻去干掉那个贾老板,朕的黄金,岂能任由一个市井痞子挥霍!”

老太监领命而去,孤身一人的赵烨终于展颜,辉煌的灯火也无法压住他眸中扭曲的兴奋:“义气,呵呵,有的时候,义气也会让人丧命,邪天,你快些死吧,朕会很开心的……”

邪天暂时不会死,不知是邪天昨晚的参悟,还是无尘大师的慈悲之心,做完早课的他打发完宫里来人后,端着小粥喂完温水,又来到邪天面前,将盛满小米粥的勺,递到了邪天嘴边。

“我自己来。”

邪天侧身压住断掉的左臂,颤抖的右手接过勺,缓缓往嘴里送去。

他吃的很慢,即使小米粥熬得很稠,他还是细细咀嚼了十次方才吞下,吞完一口粥,他看向无尘,问道:“今日读什么经书?”

“为何要读?”

“我想听。”

无尘道了声佛号,缓缓翻开经书,唱道:“此经为般若十经中的一部,名为金刚般若经,金刚般若波罗蜜经者,斯乃是三观之虚明,一实之渊致,昔仙人苑内未耀此摩尼,今长者园中方洒兹甘露,良由小志先开故早驰羊鹿……”

无尘山上,诵经声复起,可见走兽怔目仰望,可见飞禽俏立枝头,慈悲声,为整座无尘山披上了一层祥和的面纱。

“呵呵,这小和尚动了嗔念了,有意思。”仙风摇摇头,笑道,“般若十经可谓禅修诸经中较难的经文,金刚般若经尤是如此,昨夜他被邪天将了一军,今日就搬来这部经书为难邪天,哎,出家人呐……”

疯老头听得昏昏欲睡,却强忍睡意,双目圆瞪看着慈悲殿里的邪天。

皇宫的太监刚下山,便听得诵经声响起,他惊愕无比地回头,心想平日皇上百求无尘大师诵读此经而不得,今日为何会主动诵读起来?

邪天听得很认真,一个个蕴含佛家无穷智慧的妙字刻在了他脑海里,没有半点遗漏,随着时间推移,温水也因诵经声清醒过来,他不知眼前这一幕,是怎么一回事。

“咳咳……”

丹田碎裂产生的剧痛,让邪天轻咳了一声,打断了般若经的诵读,惊醒了痴迷的飞禽走兽。

它们此时才想起,突如其来的慈悲,让它们忘了捕食,于是一个个惊慌失措地忙碌起来,没有食物,他们会死。

“阿弥陀佛。”无尘合上经书,道了声佛号,“邪天施主,可参到什么,悟到什么?”

邪天望着血佛,怔怔不语,他的血眸宛若一片海,海浪正在海中澎湃汹涌,激烈的碰撞,迸发出无数智慧的光芒。

“喂,你说邪天能悟透般若经么?”

仙风嗤笑:“怎么可能,这只是般若十经中的一经,若他能说出俗谛二字,就算很了不得了。”

血眸中的光芒渐渐平息,邪天看向无尘,缓缓说出了四个字:“诸法性空。”

无尘面无表情,瞳孔缩得比针尖还小。

“哎,果然没说出俗谛二字。”疯老头很是失望,有些埋怨邪天不争气,转头正要和仙风说什么,却见仙风一脸见鬼的表情。

啪!

“你特么抽风了?”

疯老头一耳光扇在仙风脸上,仙风傻傻地看着疯老头,呆呆道:“他,他真悟了……”

“不是没说俗谛二字么?”

“俗,俗谛是金刚般若经的总纲,诸法性空是,”仙风吞了吞口水,喃喃道,“是般若十经的佛理要义……”

ps:看阅兵忘了,哈哈,不过相信大家都在看阅兵,看完阅兵听佛经~~~~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

儿童咳嗽专用药有几种
儿童咳嗽专用药有哪些
儿童咳嗽专用药怎么样
感冒咳嗽专用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