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學術界動議重組能源部各部門利益平衡系難題

发布时间:2019-11-09 02:13:36 编辑:笔名

学术界动议重组能源部 各部门利益平衡系难题

2012年9月23日下午,中国科技会堂的一间会议室里,能源领域的多位权威专家聚在一起,他们以个人的身份建议决策层考虑重新设立能源部,同时重设能源部的职能

中国能源研究会当天发布的《健全与市场经济和低碳经济相适应的能源管理体制执行报告》(下文简称《报告》)建议,将适用于市场经济管理方式的能源政策职能从发改委中剥离出来,专设能源部,统一制定能源政策,加强能源管理,更利于能源发展目标的实现  1999年提出重建能源部后,此种类似成立能源综合管理机构的呼声在业界此起彼伏但是由于种种原因,重设能源部频频搁浅

支持

我赞同支持成立能源部,但是职能需要改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部部长冯飞在主题发言前亮明个人观点参会的诸多权威专家对此均表示赞同

专家们普遍认为,现今能源管理体制碎片化,问题重重,安全挑战不断升级,构建综合化的能源管理体制日渐紧迫

此前,业内关于再设能源部的呼声就一直未曾停止过,这次旧事重提,重新唤起业内人士对重设能源部的期待

《报告》建议,新组的能源部短期内采用政监合一、内部独立的模式,内设能源监管局新组建的能源局的职责主要定位于政策职能和市场监管职能,而价格和行政审批权力仍保留在发改委统一协调

1988年中国首次成立能源部,5年后被撤销能源部名义上主管整个能源产业,但实际上大多数能源实体还是由国家计划委员会和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等其他政府机构规划领导或共同管理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前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局长徐锭明戏称我国的能源机构设置犹如变戏法

重设

冯飞认为选择国家能源管理体制类型主要考虑三个参数,即是否是能源生产大国、是否是能源消费大国、是否是能源进口大国 假使三个参数都满足,国际普遍采用综合化管理体制,专设能源部,加强能源政策职能

而三个参数全满足的中国,如今能源行业的相关职责分散在国土资源部、国家发改委、水利部、电监会、国家环保总局、科技部等十多个相关部门,呈现碎片化管理,问题重重

冯飞认为,以综合化的管理体制来解决多年来碎片化的积弊,这是别无选择和大势所趋

徐锭明建议,管理层应当更新观念,以战略眼光对现有能源管理体制进行改革,以应对挑战

当前,在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深度调整、新秩序逐步形成的关键战略时期,美国加强能源安全研究,页岩气革命在全球掀起狂潮,以能源机构设置变动实现战略调整,降低能源对外依存度,积极主动地参与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新标准的制定,占领制高点

徐锭明指出,可再生能源敲开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大门,拉开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序幕 我国能源遭遇更多挑战,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机构来制定全面、协调、长期、可执行的国家能源战略与能源政策北京能源专家俱乐部总裁陈新华建议成立能源部以应对国际能源安全挑战

破局

多年来重设能源部的呼声很高,却迟迟未见动静,业内人士认为最大的困难在于部门之间的职权分配和调整,在现有的权力分配格局下,难以平衡各部门利益

职能的转变是能源管理体制改革的重中之重冯飞认为能源管理体制改革并不是简单地新机构设置成立或者权力的转移交付

为更好地实现能源发展目标和减小改革阻力,《报告》中建议,新组建的能源部主要负责与市场经济管理方式相适应的管理职能和市场监管,而价格和行政审批权仍保留在发改委统一协调

但基于1988年-1993年能源部机构设置的教训,如果发改委不完整转交能源管理职能,成立能源部没有意义的观点在业内广为接受

中国能源研究会能源政策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林卫斌说,当前能源市场环境早已不同于往日,市场化改革切实推进,在市场主体上已经初步形成了 政企分开、主体多元、国企主导的能源产业格局因此 专设能源部有利于厘清行政手段与市场管理方式的边界,符合体制渐进转型的要求

他建议,新成立的能源部,在监管上主要解决自然垄断问题和规范市场秩序,在绿色、低碳概念注入后,范围逐渐扩大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主任高世楫说,政监分离的模式适于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而假设我国可以成立能源部,短期内采用政监合一的方式或许更为合适,既精简机构也更有利于政策的落实能源市场化改革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随着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再将需要转变管理方式的职能逐步由发改委转到能源部,把能源监管机构独立出来,过渡到政监分离的模式

生物谷
心律不齐用什么药
生物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