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门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父亲牛鞭下的女儿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9:44 编辑:笔名

摘要:女儿的慈祥父亲就是在五八年大背景下,手拿牛鞭,赶着他朝暮厮守的一对黄牛,徒步来到了天堂,在另一个世界去耕耘他的土地,收获他心爱的土地丰盈的谷物。

黄璐…….黄璐…….在那住,西北山大槐树。黄璐是四季轮回的候鸟,金黄的羽毛,我们这里的农人都喜欢叫它——黄璐。

红涛的母亲在她年轻的生命里,因丈夫在文化大革命武斗致死,她疯了,神志不清,在将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她还是传唱着童年的这一歌谣!嫣然,离开了这个世界。

红涛的母亲离开了她的亲人,到了另一个极乐的世界。在她年轻的生命里,僵硬而变形的臉颊,有多少焦脆、有多少惆怅、有多少呐喊、有多少疯狂。红涛的母亲也就是带着这种惆怅,和对儿女的牵挂。

也就是在春夏秋冬的轮回中,这一年轻的生命化做清风,漂向天际。带走了她童年的歌谣!

黄璐……黄璐……在那住,西北山大槐树。这一哀怨的歌谣,漂过云梦山的四野山岭,和着小河的歌唱,拍打着山间的翠竹松林,荡悠在黑夜的天地间。

在上帝的眼睛里,红涛母亲的童年就是凄苦的,九岁身患重病,死神的魔爪没有掠走她的灵魂!把生命这一线希望,撇给了他的母亲!女儿活了过来,可小女儿的耳聪有了听力障碍。留下了小女儿永久的听力之痛。

小女儿就是在父母千般苦的呵护下,呵护着女儿的生命!女儿渐渐长大成人,她为父母下田劳动。月夜到汝河,河畔拣拾花生。有一次为父亲,逮牛耕地,不懂人性的黄牛,用“牛角”把女儿抵倒,这就是父亲牛鞭下的女儿,在父亲臂膀里劳动的缩影!

日月的轮回,汝河河畔的炊烟起了又落,落了又起。在这个飘逝的炊烟里,该老的老去,该活的活着,死去的人不在为这个世界犯愁,死去的人带走的是对女儿和儿子的牵挂,是对家的眷恋。那是农家为一日三餐犯愁下的年代、那就是上世纪五十年代!

女儿的慈祥父亲就是在五八年大背景下,手拿牛鞭,赶着他朝暮厮守的一对黄牛,徒步来到了天堂,在另一个世界去耕耘他的土地,收获他心爱的土地丰盈的谷物。

给他妻子儿女留下眼泪和带血的思念!母亲的悲伤,女儿的呐喊,她的父亲听到了吗?

在沧海桑田轮回的世界里,日月星辰不停的,为大地、为人类,贡献着正能量!彰显“老天”为黎民百姓丰产的谷物。于是老百姓有了谷物的滋养,于是一代人,又一代人的传承。父爱母爱也就发扬光大。

让人们没有想到到是,有着听力障碍小女儿出嫁后,因丈夫的死,她因疯儿死亡。

有着听力障碍的女儿让她的母亲犯起愁来。在这个单亲家庭中,女儿欲嫁人,她的母亲望着女儿枯黄的臉儿感叹道:天底下的闺女都是菜籽的命,撒在肥沃的土地上,自然就能长个出好苗子。反之撒在贫瘠的土地上,那苗的就不能经风雨的摇摆。母亲就认这个理,在这一年的冬天母亲就把有耳聪障碍的女儿嫁了出去。

在母亲为女儿,愁苦的心境里,有耳聪之痛的女儿,仍在待嫁的边缘,女儿虽眉清目秀,但耳聋的那么厉害,常言说的好:一聋三分傻。可女儿的耳朵过春节放鞭炮都没有知觉,女儿还能有好嫁吗?这在母亲的心坎里,女儿的好嫁,就是个未知数!

有耳聪之痛的女儿嫁了出去,她隔山隔岭的从西山嫁到东山,也就是白云山的边缘。用女儿母亲的话说,山有多高,水有多深,咱山里人就喜欢山。在这个不安分的五十年代,咱山里人就是比城市边缘的人活的自在。看来母亲把菜籽的命又播撒在山中的土地上,当然我们就要看看她的女儿命运如何?

她把有着耳聪之痛的女儿,嫁到白云山附近一贫穷的家庭。其公公早年是国民党一“堡长”

因时代的变迁,“堡长”的角色很是悲哀。其儿子:李树仁也就百倍的阿护有着耳聪之痛的女人。

这样女儿的出嫁,又标志着这一贫穷家庭的日子的难过,贫穷又向她招手。在这个贫穷的家庭里,她为男人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在父亲母亲的阿护下成长。

让人们没有想到是,只因丈夫是“堡长”的儿子,在文化大革命武斗中,是红卫兵扼杀了丈夫年轻的生命。丈夫的这一厄运,意志薄弱的女人疯了,见人就抱着叫喊丈夫的乳名,铁旦……铁旦……我爱的丈夫,疯老而死。

年轻夫妇这一鲜活的生命,于五岁的儿女便阴阳两隔了。一双儿女哭喊着我要妈妈。这凄惨而高亢的哀怨声,在汝河、在云梦山回荡!震颤中飘向天际。

黄璐……黄璐……在那住,西北山大槐树!红涛的母亲沉珉于大地中,她扔怀念的是;童年的歌谣!和父亲牛鞭下的女儿!

2016/9/26 崔正恩

共 164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写人生存的苦难,命运的无常以及生命的脆弱与颃强。一首歌谣,究竟有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感谢赐稿。欣赏佳作。【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6-09-27 17:59:11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南京新协和医院需多费用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具体地址
南京新协和医院是正规吗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通讯地址
南京新协和医院收费如何